“生態黃河”重現中原

關注南陽網
微博
Qzone
“生態黃河”重現中原
作者:  段自霽

記者 王丁 王聖志 孫清清 牛少傑


  大河湯湯,歲月奔流。攤開中國地圖,一個巨大的“幾”字赫然入目,向東的“一撇”橫跨豫魯綿延超千公里,其中,黃河河南段佔了711公里。


  黃河河南段橫跨中原經濟帶,發展和保護的矛盾曾使這裏生態問題突出。近年來,河南以壯士斷腕的決心一舉清理亂堆、亂佔、亂採、亂建等“四亂”陳年積弊,統籌推進“百千萬”黃河生態保護治理,以“四水同治”協同推進黃河流域治理,在華北築起生態屏障。


  數百公里的生態長廊,宛如一條綠色綢帶沿黃蜿蜒,成為展示深厚歷史的“人文之路”、創造美好生活的“生態之路”、建設富裕中原的“產業之路”。一條長達百公里的白天鵝棲息帶在豫西“依黃而生”,上萬只天鵝將冬日的黃河裝扮得浪漫温馨,一些“絕跡”多年的珍稀野生動物頻頻露面,用腳為生態黃河投票。


不要黃金要“綠金” 壯士斷腕清四亂

  三門峽市靈寶市是黃河入豫第一站。域內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於秦嶺山脈最東端,是黃河中游重要生態屏障和水源涵養地,也曾是全國第二大黃金產地,40多年來產出黃金450餘噸,生態也因淘金遭到破壞。


  “小秦嶺域內有5條黃河一級支流,過去掘金產生的廢水直排黃河。”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中心黨委委員李保祥説,持續的高強度開採已將小秦嶺上部、中部礦產掏空,關停前在採坑口達521個,廢棄坑口近500個,10多萬人在山上活動,坑口所到之處林木盡毀、滿目瘡痍。


  2016年1月,三門峽市因小秦嶺生態破壞問題被環境保護部約談。在此之前,小秦嶺礦山環境問題已進行過19次整治。


  “第20次整治,會不會也是一陣風?”李保祥向記者坦言,當時不少人有這種疑慮,但是出乎意料,這次整治力度空前,三門峽市委書記劉南昌要求“不講理由、不計代價”。


  一場生態治理風暴在小秦嶺上颳起,一組數字展現了這場風暴的強度:包括4家央企在內的所有新舊坑口全部封堵,清運礦渣520萬噸、固定礦渣2065萬噸、拉土上山6萬車70萬立方米、播撒草籽1.4萬公斤,硬是在“石窩窩”裏栽上了76萬株苗木,治理恢復面積2032畝。

  2019年1月3日在三門峽黃河濕地拍攝的白天鵝。新華社記者 王丁 攝


  經過四年多的治理,小秦嶺面貌煥然一新。記者實地走訪看到,路旁黃河一級支流棗香河清澈見底,漫山的礦渣堆被平整、綠化和加固,泉水從封堵坑口的排水孔匯入人工池塘,以備森林防火、灌溉,林子裏不時傳出各類鳥鳴。


  輕撫着平整礦渣上已經成活的油松,李保祥感慨道:“很慶幸幾十年的生態欠賬,將要在我們這代人身上還清了。”


  小秦嶺生態面貌改變的背後,是當地政府壯士斷腕的決心。據瞭解,四年多來,小秦嶺生態修復直接投入約兩億元,當地一名幹部介紹,黃金開採曾是三門峽的支柱產業之一,關閉金礦對GDP產生過一定影響,但換來了小秦嶺的“綠水青山”,彰顯出推動三門峽高質量發展的決心。


  不要黃金,要“綠金”。小秦嶺是河南鐵腕治亂的一個縮影。黃河河南段流經省內7個地市和濟源產城融合示範區,長期以來,發展與保護的矛盾催生“四亂”問題,背後利益錯綜複雜導致“四亂”久治不絕。


  為徹底清理“四亂”陳年積弊,河南探索出“河長+檢察長”協作機制,形成河長辦與檢察院等部門定期協商、移交問題線索、發出檢察建議、督促問題整改和整改核查一套完整的生態問題處置體系,推動“四亂”問題加快清除。


  《瞭望》新聞週刊記者近日在三門峽市大王鎮附近的黃河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看到,一羣羣白天鵝在濕地內覓食、嬉戲。然而,就在一年前,這裏還被面積超千畝的連片魚塘所佔據。養魚不僅帶來水質污染,養魚人還經常驅逐鳥類,防止捕食魚兒。

  白天鵝在三門峽黃河濕地棲息(2018年2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2014年11月以來,該魚塘被三門峽市城鄉一體化示範區管委會和監管單位發出整改通知書、處罰決定書等十餘次,卻始終不見整改。當地一名幹部坦言,魚塘是招商來的,背後涉及利益複雜。


  在“河長+檢察長”協作機制下,2019年河南省人民檢察院將問題線索移交三門峽市,同年5月三門峽市人民檢察院向三門峽市城鄉一體化示範區管委會公開送達檢察建議書,同年6月,所涉魚塘、樓房被依法拆除,也帶動周邊30多個違建魚塘拆除整改,恢復濕地1700多畝。如今,這片濕地成為遠近聞名的“天鵝灣”。


  “天鵝灣”之變並非個案。據河南省水利廳數據,2019年8月黃河“清四亂”進入大規模實施後,河南僅5個月就新排查整改“四亂”問題158個;2020年共排查“四亂”問題594個,並全部整治完畢。


  河南省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部副主任羅瑞介紹,河南黃河流域面積約3.62萬平方公里,涉及地市和部門眾多,“河長+檢察長”機制能有效督促有關單位依法充分履職,推動老大難的“四亂”案件得到及時有效化解。


  2020年9月15日,鑑於“河長+檢察長”制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中發揮的重要作用,河南省將“河長+檢察長”制改革全面推向轄內所有河流。


構築沿黃綠屏障 人水和諧生態美

  為重新構建“生態黃河”,2020年3月,河南啓動“百千萬”黃河生態保護治理試點,作為落實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戰略的先手棋,一道綠色屏障以黃河為“軸”全面鋪開。


  “百千萬”中的“百”是“百公里生態廊道”。按照規劃,河南將在黃河部分河段堤外建設寬約500米、面積為10萬畝的生態廊道示範段。目前,三門峽、洛陽、鄭州等5市6個示範段基本建成,370公里生態廊道已初具規模,將黃河文化遺存、沿岸美景和現代產業有機串聯。


  記者曾在2020年9月沿黃河騎行數百里,廊道兩側綠樹成蔭,兩岸花果飄香。近日,記者驅車沿廊道採訪看到,時值冬日廊道建設猶酣,工人們忙着栽植花木,僅三個多月,不少未經硬化的沙土路已經建成景觀大道,讓冬日的黃河景緻猶在。

  這是2020年9月12日在河南濟源拍攝的“黃河三峽”景色(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


  從靈寶市沿黃一路向東,途經三門峽水利樞紐、小浪底水利樞紐至洛陽市孟津縣,一百多公里的河道內碧波盪漾。令記者驚訝的是從西伯利亞等地飛來越冬的白天鵝明顯增多。白天鵝棲息帶初現,得益於河南千公頃濕地公園羣建設的有序推進,為珍稀鳥類創造了更適宜的棲息環境。


  目前,河南有213萬畝黃河干流濕地,隨着保護力度不斷加大,鄭州黃河濕地公園、三門峽天鵝湖濕地公園等一大批濕地生態得到持續恢復。


  記者在洛陽市孟津國家級黃河濕地自然保護區看到,一眼望不到邊的金色蘆葦成為鳥類棲息的天堂,從中不時傳出各種鳥鳴。“採沙場和魚塘被清退後,每年到這越冬的鳥類有250多種、10萬隻以上,全球僅有3000只左右的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鳥類黑鸛,在這裏最多時達到84只。”孟津濕地管理中心主任孟科峯説。


  河南省林業局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2月初,河南省已建立濕地自然保護區11處,總面積371.3萬畝;建立濕地公園(試點)71處,總面積157萬畝。不久前,又有27個省級濕地公園(試點)獲得批覆,河南濕地保護工作進一步加快。

  這是拍攝三門峽天鵝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日出景象(2019年11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



  隨着河南濕地生態涵養功能持續恢復,一些珍稀野生動物重回濕地。如三門峽市白天鵝數量從10年前的幾百只增至如今的13600多隻,鳥中“大熊貓”中華秋沙鴨在洛陽、三門峽等地濕地頻頻露面。全球僅千隻規模的國家一級保護鳥類大鴇在鄭州、新鄉、開封等地黃河灘區越冬數量穩定在350多隻。



  除了千公頃濕地公園羣建設,河南還在加快推進萬畝黃河灘區綜合治理,針對黃河灘區228萬畝耕地,選取鄭州、開封、新鄉等地引導實施適度規模化經營,以灘區耕地高效利用推動灘區高質量發展。以蘭考為例,牧歌集團在蘭考黃河灘區試點種植了3萬畝優質牧草,每畝可增收1000元左右。


  據河南省農業農村廳數據,截至2020年11月底,河南9個黃河灘區重點縣飼草種植面積逾20萬畝,其中紫花苜蓿7萬畝,雜交構樹及其他多年生牧草2.38萬畝,全株青貯玉米11.86萬畝,生產優質飼草40萬噸,對防風固沙、涵養水源和改良土壤起到了積極作用。


“四水同治”小流域 標本兼治黃河清

  黃河問題根子在流域。近年來,河南實施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水災害“四水同治”,協同推進黃河干支流治理,水清岸綠成為越來越多黃河支流的常態。


  在有“中原水塔”之稱的洛陽市,市域面積八成以上屬於黃河流域,包括瀍河在內的四條黃河支流穿城區而過。然而,洛陽人曾長期把瀍河這條黃河二級支流叫作“臭水河”。


  “雖然把瀍河叫成河,但它的源頭泉眼乾涸了近40年,污水處理廠排放的中水是其主要水源。”孟津縣瀍河綜合治理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李帥説,每天近3萬噸中水排入瀍河,儘管處理標準達到Ⅰ級A,但與地表水Ⅴ類標準相比仍有差距,其水質常年劣Ⅴ類。


  為治理4條穿城而過的黃河支流,洛陽市統籌推進干支流生態廊道建設,大力實施“四河五渠”治理。以瀍河為例,2017年以來,孟津縣沿29.6公里河道拆除67家養殖場,封堵10個排污口,為污水處理廠配套建設3.8萬平方米人工濕地,水質達到地表水Ⅲ類。


  在治水的同時,洛陽市對域內4條黃河支流進行河道治理、生態綠化、修建路網等綜合提升,已經形成4條濱河景觀帶,還配有圖書閲覽室、吸引羣眾休閒健身和讀書娛樂。


  洛陽市水利局副局長王晉陽介紹,僅四條支流的水面面積就達3.6萬畝,生態廊道綠化面積12萬畝,相當於給全市692萬常住居民每人增加了11.6平方米綠地。

  這是2020年9月19日在河南省新鄉市封丘縣拍攝的陳橋東湖濕地一景(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


  為進一步促進黃河支流水清、岸綠,洛陽市立足“五山四嶺一分川”的地形,將小流域治理的觸角延伸至域內上萬條溝谷,着力破解發展與保護的矛盾。


  “洛陽境內山川縱橫,溝谷交錯,數不清的溝域溪澗匯入黃河,是黃河流域生態保護的神經末梢。”洛陽市委書記李亞説,為了保護黃河的“神經末梢”,洛陽提出發展溝域經濟,以溝域治理支撐黃河流域大保護。


  在小浪底水庫南端的洛陽市新安縣正村鎮,記者在一處“大河田園”景觀處看到,連接着水庫的溝谷內,凝翠疊綠替代了荒山荒灘,一座座青磚灰瓦民宿掩映在青山綠水間,村民們吃上旅遊飯。


  據李亞介紹,洛陽立足域內地勢山貌,順勢而為,堅持“一溝一產業、一域一特色”,統籌山、水、林、田、路、村和產業,促進一二三產融合,構建“溝谷文旅業、半坡林果業、坡頂生態林”的溝域經濟帶,把綠水青山建得更美、把“金山銀山”做得更大,帶動丘陵山區羣眾致富。


  據瞭解,截至2020年12月,河南共開工“四水同治”項目815個,完成投資823.2億元,全省新增水土保持林、水源涵養林等各類造林1186萬畝,治理水土流失面積達到2417平方公里,消除黑臭水體323處。2020年前11個月,省轄黃河流域國考斷面Ⅰ~Ⅲ水質斷面佔比遠超國家下達的66.7%的目標,已消除劣Ⅴ類水質斷面。


統籌護河一盤棋 保護髮展兩相宜

  為切實推動黃河流域生態大保護、大治理,河南在強化法制保障基礎上,正進一步完善規劃政策體系,以生態保護為河南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注入新動力,鋪上新底色。


  高懸立法護河利劍。針對黃河流域生態保護重點薄弱環節,河南建立健全地方法規,依法護河。近四年來,相繼出台了《三門峽市白天鵝及其棲息地保護條例》《河南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條例》。其中,《河南小秦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條例》是河南首部關於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地方法規,“一區一法”揭開小秦嶺生態保護新篇章。


  全省一盤棋。2019年9月18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在鄭州召開後,河南隨即發起全省總動員,重點突出縣的主體地位,按照核心區、拓展區和輻射區的佈局,將全省納入重大國家戰略實施範圍,全省“一盤棋”統籌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污染治理。

  小朋友在三門峽黃河天鵝湖遊玩(2018年11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沿岸崛起新產業。黃河生態好了,親近母親河的遊客多了,許多外地遊客慕名而來。如今,從沿黃文化遺蹟到生態廊道,再到小浪底等水利工程,都是打卡熱門地。時值冬日,羣眾到黃河邊遊玩、鍛鍊的熱度依然不減。


  當前,基於黃河深厚的文化底藴和良好的生態稟賦,河南圍繞鄭州、開封、洛陽“三座城、三百里、三千年”,提出打造世界級黃河文化旅遊帶,建設黃河國家文化公園的謀劃正在逐步落實。


  除了文旅產業,新興產業也在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中悄然佈局。目前,河南沿黃地市開始因勢利導佈局高新產業,健康養老、數字經濟、新能源汽車、5G、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產業方興未艾,一些傳統工業基地正乘勢“脱胎換骨”。


  2020年9月15日,總用地面積約16.4平方公里的鄭州中原科技城正式奠基,進入全面建設階段。鄭州市有關負責人表示,鄭州市調整用地佈局、開發強度和用地性質,以減少數百億元土地出讓收入為代價,目的就是為了打造一個全市新舊動能轉換髮動機、中原地區科技創新策源地和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引領區。


  河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數據顯示,雖然受到疫情影響,但2020上半年河南數字經濟、智能製造等新興產業快速發展,全省戰略性新興產業、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5.2%、3.9%。


編輯:    校審:賈紅英    責任編輯:張中科    監審:黃術生

相關內容

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0377-63135025 13603773509(微信同號) QQ:1796493406

技術推廣合作 QQ: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

豫ICP備12012260號-3    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